59文学 > 古城疑案二 > 第七章 搏斗痕迹

第七章 搏斗痕迹

        三个人爬出碉堡,这才发现,欧阳平和其他人正聚集在碉堡北边的竹林里面仔细寻觅着什么。

        刘大羽拎着应急灯走了过去。陈杰和严建华跟在后面。

        “欧阳,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大羽,你那边怎么样?”欧阳平对刘大羽的勘查工作寄予了很大的希望。

        “你看——”刘大羽示意严建华将三样东西递给了欧阳平。

        欧阳平一一看过:“这三样东西很重要——非常重要,说不定我们的侦破工作全指望它们了。”欧阳平显得有些激动。如果在现场找不到任何遗留物,这个晚上就白忙乎了。

        “欧阳,你们发现了什么?”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四张报纸——报纸是依次铺开的。”

        报纸在赵小鹏的手上。

        刘大羽接过报纸,凑到应急灯下:报纸上赫然写着四个醒目的草体《石城日报》:“是昨天的报纸,欧阳,照这么讲,这一对青年男女是在这里亲热的时候遭遇不测的。”

        “你再看看地上——”欧阳平的手电筒直指一块石头。

        刘大羽和陈杰蹲下身,石头的一角有一些血迹。

        “我明白了,女孩的男朋友就是死于这块石头——石头是从死者的后面砸下去的。”

        “不错。”

        “石头和报纸在一起吗?”

        “不,石头是李化在附近的草丛里面找到的。”欧阳平向北走了十几步,用应急灯照了照西边一个草丛。草丛在碉堡的西北方向,距离碉堡大约五米的地方。

        “这块石头应该是凶手藏在这里的。”

        “报纸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呢?”

        “在这里——”柳彬走到碉堡北边。

        “柳彬所指之处正好有一个一米见方的空地,东面是竹林,南边是碉堡和灌木丛,西北面是树林和灌木林,这里应该是青年男女谈情说爱的好地方,但如果有人心存邪念,图谋不轨的话,这对正在亲热,旁若无人的恋人来讲,则是非常危险的。

        “现场拍照过了吗?”

        “拍照过了。包括藏匿石头的地方都拍照过了。”柳彬道。

        “大羽,一张报纸的角上有血迹。”

        “左向东从一个塑料袋拿出一张报纸递给了刘大羽。”

        报纸的一角上有一块蚕豆大的血点。

        “我们还在报纸上发现了几根毛。”

        “几根毛,这几根毛非常重要。欧阳,你们现在做什么?”

        “我们正在对铺报纸的地方和周围进行勘察。这里应该是第一现场。”

        三盏应急灯全部对准了眼前这块空地。

        草丛里面没有发现任何东西。两分钟以后,李化在空地西北角灌木的枝丫上发现了几缕头发——实际上是几缕女人的长发。

        严建华用镊将几缕长发从树枝上取了下来:“你们看——这是什么?”

        欧阳平和刘大羽走了过去。

        “是血。”血的位置在头发的下面五公分处的树枝上。

        “这里有一个发卡。”李化在树干下面的草丛里面看到了一个发卡。

        “这个发卡应该是女孩头上的。”刘大羽想到了女孩散乱的头发。

        大家都凑了上去:发卡的颜色为紫罗兰,材料是塑料的,形状为蝴蝶。

        联系受伤女孩伤口的部位,这几缕头发和发卡应该是女孩的,头发和血迹极有可能是她在搏斗和挣扎的时候留在树枝上的。

        大家都明白了:女孩很可能遭到了凶手的性侵犯。

        欧阳平提起应急灯在树枝和空地之间的草地上来回扫了几遍,大家都看见了:地上的草呈倒伏状,这应该是身体在草地上游走移动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细心的李化在距离头发和发卡一百十公分左右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由浅入深的坑——这个坑藏在杂草下面,这个坑显然是女孩在挣扎的时候,用脚后跟蹭出来的。

        从已经掌握的信息和现场提取物来分析,同志们对案发过程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判断:凶手躲藏在灌木和草丛里面,乘其不备,用石头砸死了女孩的男朋友,然后对女孩进行性侵犯,但遭到了女孩的反抗,双方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的纠缠——女孩脸上和后脖颈上的伤痕可能就是这时候留下来的,女孩终因体力不支,再加上凶手利器在握——女孩脖上的伤口可能就是利器所致。

        凶手得手之后,将男孩的尸体藏进碉堡,用树掩盖好,然后又将女孩藏进碉堡——女孩很可能出现了短暂的昏厥,也用树掩盖好——女孩身上树碎屑,很可能就是这样留下来的,纽扣和烟盒很可能是凶手在这时候从衣服的口袋里面掉落在碉堡里面的,凶手离开竹林之前,将杀人凶器——石头藏进草丛之,最后逃之夭夭。从案发的时间、地点、作案的手法和藏匿犯罪证据等方面来看,凶手绝不是一个泛泛之辈。

        至于女孩是怎么从凶手手上逃脱——或者说死里逃生的,这要等女孩完全苏醒之后才能知晓。

        欧阳平和刘大羽自然而然地想到了第一个尸骸,在他们俩的潜意识里面,这两个案好像具有某种内在的联系。特别是藏匿尸体的方式何其相似。

        “大羽,这起案和发生在第一个碉堡里面的凶杀案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所为。”

        “欧阳,我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

        “只是,第一个碉堡里面的尸骸,怎么会一直埋在树下面呢?蛇和其它动物能让尸体安安静静地躺在树下面吗?”

        “碉堡上面有树木,树从碉堡顶部的侧窗和三个射击孔落进碉堡。不就盖住了吗!”

        “我想起了,碉堡顶部确实有一个天窗,上面有一个顶,有三个侧窗。”

        两个人感觉到了两个案的分量,如果这两个案为同一人所为,那么,这个凶手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角色——他一定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

        孟师傅站在一旁,他看着眼前这些一丝不苟,不知疲倦的铮铮铁汉,心里面很不平静。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他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既平凡又不平凡的人,也了解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这将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不眠之夜。他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二十五分。再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

  http://www.67xs.com/files/article/xiaoshuo/134/134659/468108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xs.com。59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6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