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捡尸 > 枪哥发新书了!

枪哥发新书了!

        998152"

        沉寂了一段日子,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写作缺点。

        枪哥重新回来了!

        男人,从哪跌倒从哪爬起来!

        新书,惊悚悬疑推理类型的。

        有喜欢的朋友可以去支持下!

        5天前,我们辖区发生了一起奇怪的命案,一个出租车司机在凌晨1点的时候,把车开回了自家小区,他在把车停到半坡,下去挪路旁自行车的时候,被自己的出租车给撞死了。

        我调取了附近的监控,当时是出租车自动从半坡那里滑下来,然后撞死了司机,车里没有一个人。这件案子很简单,我把这件案子定性为手刹失控,就准备结案了。

        可是在我准备结案的时候,一个老太太跑来找我,她对我说,那个出租车司机是被人杀死的,她亲眼看到一个穿白色运动服的女人坐在驾驶座上开车撞死了司机。

        有了现场目击证人,这件案子变得复杂起来,我把那个小区附近的所有监控都调取了过来。我仔细的把所有监控都看了十来遍,仍然没有在案发时间段看到出租车上有人。

        由于案发时间是凌晨1点,也许会有一些下夜班的人看到当时的案发情况,我又对附近的居民进行了走访。那些下夜班的人都曾经在案发时间段从附近经过,但是据他们回忆,没有看到什么穿白色运动服的女人。

        我怀疑是不是老太太看花了眼,就去了老太太家,想重新问一些具体的细节。刚到老太太家门口,我就闻到了一股呛鼻的烟味,难道老太太家失火了?

        我急忙敲门,老太太的儿子给我开了门,他的脸色不太好,双眼有些红肿。<>我朝屋里望去,只见客厅摆放了一个火盆,盆里有堆纸钱正在熊熊燃烧。在客厅的墙上,挂着老太太放大了的黑白照片,老太太竟然死了。

        前天去做笔录时还好好的,这人怎么说走就走了?

        老太太的儿子见我是警察,有些诧异。我告诉他我是社区警,然后就问老太太是怎么走的。

        老太太的儿子告诉我,老太太去世一周了,今天是她的头七。

        听了老太太儿子的话,我心中很是震惊,老太太一周前就去世了,那前天找我报案的人是谁?

        我朝老太太的画像又看了一眼,绝对没错,前天晚上我值班,就是那个老太太去做的笔录。

        可是,这他吗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太7天前就去世了,而出租车司机是5天前死的,难道找我报案的那个老太太是

        我打了个冷颤,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想了一下,觉得这事虽然有点诡异,但我还是应该先问问再说。

        我安慰了一下老太太的儿子,然后跟他唠起了磕。我先问他有没有大姨什么的,他告诉我,他母亲是个独苗,家里就她一个人。

        我问起了他母亲去世的情况,他告诉我,他母亲在凌晨1点的时候,心脏病突然发作,120赶到后对她进行了急救,在救护车上,她的血压和心跳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可是当救护车准备把她拉到医院的时候,救护车在小区半坡那里突然熄火了。接着,老太太在救护车上大喊了起来,跟我没关系,你别来找我!

        她喊完之后,就一头倒在车上,停止了心跳。

        老太太竟也是在半坡那里去世的,而且还是在出租车司机之前死的,这事让我觉得有些蹊跷。

        老太太的儿子很伤心,我安慰了他一会,然后就走了。<>从老太太家里出来后,时间也不早了,我直接回到了住的地方。

        不知道怎么的,我老觉得今天有点乏,回去躺那就睡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我懒得做饭,就随便烧了点开水,然后泡了一碗泡面。

        泡面才刚泡上,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我在郑市没什么熟人,这时候谁会来找我?我喊了一声谁,没人应我,我起身走到门口开了门。

        门外冷飕飕的,一阵小风吹的我打了个哆嗦,门口那里没有看到任何人。就在这时,我身后的电灯传来滋滋拉拉的声音,接着突然砰的一声,爆了。

        真他娘的好,到处黑乎乎的,还得去买灯泡。

        我拿上钥匙下了楼,在小超市里买了个灯泡,等电灯重新亮了之后,我忽然发现屋里有些不对劲,因为我在地上看到了一些脚印,那个人的脚应该是踩到了什么脏东西没注意,地上有一层浅浅的黑脚印。

        难道在我出去这一会,屋里进贼了?

        我顺手抄起屋门边的笤帚,跟着脚印朝前走去。那个脚印从屋门口开始,一直朝屋里走去,那个脚印最后消失在了饭桌那里。我怕贼进了屋,于是提着笤帚在厕所和屋里转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放下笤帚,重新坐了下来,真是大惊小怪,屋里根本就没有人。

        我正准备吃那碗泡面,泡面盖突然动了一下,接着,一个白不啦叽的虫子从泡面盖那里爬了出来,掉到了桌子上。看着那个白色的虫子,我简直要吐了,那他m的是蛆!

        我掀开了泡面碗,只见碗里密密麻麻都是白色的蛆,它们在碗里不停的蠕动,我强忍着胃里的酸水,把泡面碗扔到了外面的垃圾箱里。<>

        昨天刚买的泡面,没过保质期,怎么会这样?难道,跟那些脚印有关?

        我蹲下身,研究起了脚印上的黑灰,我捏起黑灰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些黑灰应该是纸灰。

        我站起身,在屋里转了一圈也没什么其他发现,我朝卧室走去,可是我刚到卧室门口就停了下来,在我睡的那张床边突然多了一双女式白色运动鞋。

        我警校毕业后就到所里上班了,一直没处过女朋友,屋里根本不可能有女鞋!

        我朝小床望去,床上干干净净的,一个人也没有。

        我走到床边,拿起了那双女鞋。我手一哆嗦,那鞋重新掉到了地上。

        那是双纸鞋,祭祀用的纸鞋!

        我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纸鞋,那双女鞋还是阿迪的最新款。

        我胆子平时不小,遇到两三个歹徒也不会害怕,可现在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对纸糊的祭品,而且又是半夜突然出现在我的床前,这事搁谁也受不了。

        看着那双纸鞋,我觉得浑身冷飕飕的,好像我不是坐在屋里,而是坐在一片坟地里。

        心里怕什么来什么,屋里的电灯又滋滋拉拉的闪了起来,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我甚至觉得那双纸鞋在动。

        我急忙点了一根烟,吸了几口,缓了缓神。

        我吸了半根烟之后,电灯不闪了,看着那双纸鞋,我心里也平静了很多。

        不就是双纸鞋吗?老子平时又没做什么亏心事,等会只要恭恭敬敬的把鞋送出去不就行了。

        我拿起了那双女鞋,然后恭敬的把女鞋送到了垃圾箱里。

        搞完这一切后,我长出了一口气,我又在屋里四处转了一下,没发现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于是我躺那就睡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我老觉得屋里很冷,平时我睡觉根本不盖东西的,可是半夜我却被冻醒了。我扯了一条毛巾被盖到身上就接着睡了。

        我刚把毛巾被盖到身上,就觉得毛巾被突然被掀起了一角,似乎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

        我伸手朝毛巾被那里摸去,什么东西也没有,被窝里冷冰冰的。我掖好了被角,重新睡了起来。

        可是被子里越来越冷,我躺在被窝里就跟躺在冰窖里一样,浑身冷的直打哆嗦。

        我一把掀开被子,起来开了灯。被窝里很干净,什么也没有,但是我手摸在被子上的时候,老觉得被子上很冷。

        想到床头放的那双女鞋,我觉得这屋里怕是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于是我抱起被子去了客厅,睡到了客厅的小沙发上。

        我躺在沙发上觉得暖和多了,可是我才睡了没一会,就觉得从屋里朝这边刮了一阵风,那风冷飕飕的,让我打了一个喷嚏。

        接着,从屋里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屋里朝我走来。

        那阵声音很清晰,我听的清清楚楚的,我想睁眼看看是谁,却发现自己根本睁不开眼,我浑身上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一样,无法动弹。

        那阵脚步声由远及近,慢慢的停到了小沙发这里。

        我心里很清楚,我拼命的想睁开眼睛,我想叫想喊,可是那一会,我的身体似乎不属于我自己,我根本就动不了。

        毛巾被的一角又被掀开,一个冰冷的东西钻了进来,那一会,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一双冰冷的手开始抚摸我的头发,接着,顺着我的脸颊抚摸了下来,那双手抚摸到了我的脖子那里,那双手非常的冰凉,可是冰凉之中又带着一丝细腻。我拼命的想看看手的主人,可是我的眼睛像粘住了一样,无法睁开。

        那双冰冷的手在我脖子那里停留了一会,接着朝我胸口而去。

        当那双手停留在我胸口的时候,我忽然觉得身子一震,接着,我似乎发烧了,我觉得我的身体突然变得很烫很烫,就在这时,我听到一个女人咦了一声。

        那双冰手突然离开了我的身体,沙发边重新响起了脚步声,似乎那个人正朝别的地方走去。

        我睁开双眼,一个黑影正朝卧室走去,那个黑影模模糊糊的,我看不清楚他到底长什么模样。

        过了一会,我才反应过来,我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我飞快的打开客厅的灯,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

        我急忙朝卧室跑去,打开了卧室的灯,也没有看到那个黑影。

        奇怪,那个黑影去哪了?难道那个黑影

        想到这,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一下我也不敢再乱找了,我开着卧室和客厅的灯重新躺到了沙发上。我很害怕,刚开始还一直告诉自己不要睡,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我终于没有顶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我被一阵闹钟给吵醒了,我睁开眼,看到在沙发旁边摆着一张椅子,那张椅子正对着沙发。我记得睡之前这里没有椅子的,椅子都应该在小餐桌那边,这把椅子是谁搬过来的?

        我从沙发上一下坐了起来,屋里好好的,根本没有人。我又仔细看了一下那把椅子,椅子摆在我头的旁边,如果坐在椅子上的话,正好可以静静的望着我。

        想到昨晚冰冷的被窝和那个模糊的黑影,我又看了一眼那把椅子,我的头上开始不停的冒冷汗。

        我手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完全不听我的使唤。

        我用手费劲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把椅子重新放到了小餐桌旁边,我洗漱了一下,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先不想那么多了,昨天晚上的事也许是做噩梦,没什么的。

        我整理好了衣服,然后走到门口准备去换鞋。

        可是,我站在门口呆住了。

        我在门口的鞋柜那里看到了一双女式阿迪运动鞋。

        书名《凶鞋》,点我的头像也可以看到的。

        手机阅读本站:

        本书地址: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http://www.67xs.com/files/article/xiaoshuo/92/92309/460777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xs.com。59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67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