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文学 > 红楼之步步为赢 > 第306章 第三百零六回

第306章 第三百零六回

        你懂的……  这边张夫人心内纠结按下暂且不表,  且这二房贾政一众回房可是热闹许多。看到这二房因是与贾母现共居于荣禧堂,故而回房自是比大房要快了不少。平日里这王夫人出入厅堂身遭丫鬟婆子簇拥者众,  脸上多少带着几分心高气傲得意之色的。今日却见这王夫人脸色煞白横眉立目的,  不但如此,就连贾政也是面有怒意步履匆匆。跟随的丫鬟下人虽不知所为何事,  但猜想应该是自家老爷太太在老太太那里错话失了脸面,  各个都收了脸上的笑意,  垂头屏气紧随其后。

        一路上王夫人可真是苦闷憋屈,但又不能表露出来,  只得将手中的帕子攥了又攥。同贾政回到房内,  丫鬟急急给上了茶,  贾政将茶端起来,又“噔”地撂下,  瞅了立在一旁的王夫人怒道:“哼,  夫人倒是好心情,这会子还有心品味枫露茶。”

        王夫人一愣,连忙道:“老爷诸事操劳,  这茶凝神定气,才特意给老爷备下的。”

        “定气凝神,  好好好,  你自来是孝顺懂理温柔贤能的。那样的事,你自然是不便与我,只好百般无奈的去跟老太太吹耳边风。如今可好,你是如愿了,  老太太认你最懂理最孝顺,我这当儿子的却远不如你有远见!”贾政正值气头,也不顾丫鬟下人还在场,厉声道。

        王夫人一听,又气又怒,心里又无限委屈,连忙辩道:“我怎敢去背着老爷行事,平日里也只是在老太太跟前充个数罢了。那等大事岂又是我一个身在内宅的妇人思量的。还望老爷不要会意错了。”

        “是啊,是啊,必然是我会意错了,太太贤能如何有错。反正错与不错的,我也是要迁出去的。你自是贤良孝顺,又深得老太太欢心,现在又把持这府内管家差事,届时被留在老太太身边也是件美事。”贾政见王夫人连句服软认错的话都没有,更是又气了几分。

        此番话一出,王夫人更是欲哭无泪了,只得又道:“我对老爷地可鉴,老爷若搬出去,我和珠儿也自然跟着绝无二话。”

        “行了,我当然知晓你懂事贤良,此番你就依着老太太的话,好生收拾吧,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让人笑话。”罢贾政起了身,头也不回的出了屋,去了书房。一屋子丫鬟婆子起先见二老爷如此震怒,都吓得都不敢吭声,都默默溜出房去,但也不敢走远,听到贾政什么迁出去之类的话,心里都是一惊,忍不住狐疑猜忌起来。

        王夫人目呆呆瞅着贾政出了门,半响才回了神。心里又恨又气,本来这事就是无妄之灾,自己巴不得能永远居于这荣禧堂内才好呢,哪里还有那样的心思?原本自己还指望着等回了屋子和贾政商量一二,看看有没有办法能让老太太回心转意,可哪想到这贾政回府后竟然先拿自己一顿出气。王夫人一腔怒意皆在胸口,端起茶杯,才喝了一口,便“啪”的一下子摔在地上,叫到:“你们都是死了的么,竟敢拿凉茶应付主子么?”

        屋外立着的丫鬟婆子听见屋里王夫人摔了茶碗皆是一惊,看来今日二太太是气着了。可是又是当值,不敢不应,只得硬着头皮进了屋,王夫人贴身大丫鬟朝霞战战兢兢地又捧了一杯茶奉上,王夫人端起来仅挨了挨唇边,就又摔了茶盅,怒道:“你们平日里偷懒耍滑也就罢了,我懒的与你们计较,现如今连杯茶都倒不好,我留你们何用,不如打发干净,我倒省心。”

        朝霞一听,忙跪倒在地,哭着恳请:“太太,求太太饶了这一遭吧。”

        众人见王夫人迁怒,也不敢上前去为朝霞求个情,今日太太不知做了什么,在老太太处失了宠,又惹恼了二老爷,此番自己要是前去求情,指不定也会被迁怒,不定也会被撵了出去。只得都跪下默不吭声。屋内丫鬟婆子跪了一地,王夫人独坐堂中生闷气。

        少时廊下有人传话,是金陵的薛家派人来了,王夫人这才压了怒意,罚了今日当值的丫鬟婆子一月月钱才做罢了。此番薛家派来的人除了给贾府送上三节两寿的礼,同时也给王夫人带了一封信。那信是出自王夫人同胞姐妹之手,如今因她妹妹嫁入了薛家,故去了金陵。不过这贾、史、王、薛四家俱有亲,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此番薛家来信也不知是为了何事?王夫人想着便急匆匆地将信展开。细细看过一番后,脸上有了几分笑意,忙命人赏了送信人。

        史菲儿歪在贵妃榻上,旁边有丫鬟将剥好的桔子递与手中,史菲儿慢慢吃着,听着两个鬟向自己回事。

        &“回老太太的话,二太太回去脸色有些不好,好像因嫌茶烫口摔了两套茶碗子。&“

        史菲儿点了点头,今日可是给这二太太灌了一壶苦茶水,她生气也是正常,若是不生气自己反而会惊奇呢。正好也借用此事细细看看这王夫人心性如何是不是真如红楼梦中记载面慈心狠。不过自己倒是能理解几分她不愿意搬家换房的心,毕竟住在荣禧堂,进出排场脸面均如主母。

        不过史菲儿自己还是觉得,既然不满意别人给的,那不如自己去挣。若是只能有拿别人给的本事就别再挑剔了。不过今日大太太的表现倒是让自己有些意外,宠辱不惊,深有城府。想来虽然此前贾母对两个媳妇都为满意,但偏心还是常事,只是她自己觉得自己不算太过偏颇。可是这要是在其他人眼中,就未必如她所想了。那张夫人经历了贾母先前的不公,如今又经历此事,也不知她心内如何作想。

        不过此番史菲儿懒得再去想两房之事,为了让两房各归各位,自己已经劳神了好几,如今这事总算有了进展,史菲儿也乐得给自己松口气。心情好自然饭量就好,晚上的碧米粥也多喝了一碗,唬的随身伺候的大丫鬟忙声劝着,史菲儿才罢了。

        虽史菲儿借这贾母身体已有些时日,对这贾母的音容笑貌也由开始的不适慢慢变得能平静接受,别人口口声声称呼自己老太太或者叫母亲甚至老祖宗时,心里也不会哆嗦。但也不代表自己就完全习惯了这副身体。毕竟这五十开外的身体,冷不丁套了个二十多岁的灵魂,就算是有了心理准备,总还是不太匹配。譬如现在史菲儿就不太舒服,自己一时开心多吃了点,胃就不舒服起来,涨得自己难以入睡。入夜凉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也无济于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时,史菲儿有几分后悔,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嘴馋呢?折腾了不知多久,实在睡不着,史菲儿便起了身,走到窗户前,索性推开窗,打算坐在窗下透口气。

        史菲儿因不习惯自己入睡时有人在屋内守夜,便遣了丫鬟,让其都在外间候着,自己若是有事再叫其来伺候。此时已夜深人静,史菲儿也不愿因开个窗子再专门叫个丫头来伺候,便自己走到窗前,伸手将窗子推开。哪知道自己刚刚开了窗子,便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直冲自己面门而来,转眼已近至眼前。史菲儿暗道不好,只来得及将眼睛一闭,手一挡,想是完了完了今日自己定是要挨上这一击不可。

        贾赦一脸严肃道:“绝无此事。不过我有几句话想当庭问问这赖大,不知方大人是否可以?”见方中正点头,贾赦几步踱到跪着的赖大跟前:“你我放印子钱,那这放出的印子钱一月有多少利钱?”

        “约有一千八百两。”

        “一千八百两,呵,没想到我这管家真是生财有道啊。看来只让你任我荣国府区区一管家实在是太屈才了。”贾赦冷笑一声,厉声又道:“不过赖管家你也太瞧我贾赦了。”贾赦将随身带着的扇袋取下,顺手将扇子一展,“这扇子应该是你陪着我去买的,你可记得花了多少?”

        赖大抬眼见这扇子的确是自己陪着贾赦去文汇阁入的,花了五百两银子。赖大有些不明白贾赦为何会问些不相干的事,仰着头张着嘴可并不回话。

        “赖大管家每日为放利忙碌,自然这管家正事就无暇顾及了。我告诉你,我还记得是五百两。爷一月兴起,买上这样的五把八把的,也是常事。你那区区一千八百两银子,数目是不少,但也还不值得让你家爷为了这点蝇头利糊了眼。”贾赦“哗啦”将展开的扇子一合又道:“我荣国府祖上是跟着先皇出生入死才为子孙挣得今日之光景。况且我贾赦袭了爵身为一等将军,自有俸禄,又有祖产,闲的无事做这样损阴德的事去?你赖大心大胆肥,不怕遭报应,我还害怕日后无颜见祖宗呢!”

        见贾赦义正严辞,又讽刺自己亏了阴德,此番又遭了报应,气得急忙诡辩道:“此事就是老爷指使的做的,的记得当时爷想入一件古扇因钱不凑手,就动了这念头,今日起此事怎么又变成人一己所为了,还望方大人明察。”

  http://www.67xs.com/files/article/xiaoshuo/98/98867/463424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7xs.com。59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m.67xs.com